轉貼——戒芊居士往生記實 智真敬記

也許罹癌、開刀、化療、放療,直到生命枯萎、凋零是現代人的宿命。但是我的好友,她罹患癌症,經過三次開刀,三次化療,頭髮掉了,手指腳趾都黑了。她卻用虛弱的身軀,堅強的意志,閱讀佛法典籍,誦經念佛,蒙菩薩點化,放下病苦,往生淨土。這位生命的鬥士、極樂的新鮮人,就是朱老師。

(一)學佛因緣

朱老師生於民國41年,兒時罹患小兒麻痺,復建後與常人無異。她事親至孝,關懷弟妹。婚後與夫婿余先生相互扶持,家庭美滿。民國937月從板橋重慶國中退休,退休後五位同事好友常結伴爬山聚會。

民國96年元月,朱老師發現罹患「卵巢癌」。經過開刀化療後,身體逐漸好轉。末學送他台中蓮社印贈結緣的佛書,並勸他學佛、念佛。97年元月,朱老師癌症復發,進行第二次手術。元月14日,末學的父親往生。朱老師得知後即發心為先父誦十部地藏經。在完成心願後不久,朱老師作了一個夢:

五人一起去爬山,至一高處,開始聊天,朱老師感嘆的說:「我真不甘心,為什麼是我,生這麼重的病?」突然間,有一位穿著灰色衣服的長者走過來,接著說:「不是妳?」然後指著其餘四人:

(指著甲)說:「是她,好嗎?」 朱老師回答:「不要!」

(指著乙)說:「那是她,好嗎?」 朱老師又回答:「不,不要!」

(指著丙)說:「不然是她?」 朱老師仍回答:「也不要!」

(指著丁)說:「就是她囉?」 朱老師依舊回答:「不要!不要!」

朱老師對「長者」說:「我不要他們生病,寧願是我。但是我少活她們30年啊!我是不甘心。」

「長者」說:「三十年只不過一瞥,多活三十年,多活五十年,又怎麼樣?」

民國978月朱老師又到「三總」第三次開刀。9月台中蓮社秋季祭祖,祭祖完的那一天晚上,末學接到電話,朱老師又有第二個夢。

五人再次爬山,途中休息聊天。

朱老師很難過的說:「我的生命快結束了,不知要怎樣,才能延長壽命呀?」

此時,穿著灰色衣服的長者又走過來。說:「妳向這些朋友借命呀!」

長者指著我們四個人

(指著甲)說:「向她借一年?」 朱老師回答:「不要!」

(指著乙)說:「那向她借半年?」 朱老師回答:「不,不!」

(指著丙)說:「不然向她借三個月?」 朱老師回答:「不要!不要!」

(指著丁)說:「那就向她借一個月?」 朱老師依舊回答:「不要!不要!不要!」

長者又說:「不然向妳的家人、學生借呀!」

朱老師對長者說:「我不想欠命債,我還不起。」

長者說:「多做善事,就還得起啊!」

說完後,長者轉身和身後的一位先生並排而走。

突然間,這位先生轉身回頭,面帶微笑,很親切的向朱老師說:「謝謝妳為我誦『地藏經』。」說完就和長者走了。

朱老師驚醒,同樣的「長者」,加上一位不認識的「先生」,夢境清清楚楚,她徹夜難眠。

朱老師從來不曾為他人誦過經典,也未見過先父和家人。數週後,五個好友一塊參觀菊花展。午飯後,我拿出先父的照片,請她過目確認。朱老師看後,非常訝異的說:「就是,就是,只是臉較豐腴些。」接著末學說:「我再請你看另一張照片,好嗎?」我拿出另一張照片(蓮社網頁上,雪公老師的照片)。

她看後,驚呼:「就是這位長者,穿『灰色衣服』的長者,衣服顏色比這件淡些。」並問:「這位長者是誰?」我說:「這位是 雪公老師,台中蓮社的導師。」並將 雪公老師弘法度眾的事蹟略作介紹。朱老師的情緒一直難以平復,她重複著說:「怎麼可能?我從未學佛,直到生病才因你們而接觸一些。怎麼可能?我何德何能呀!」

接著,朱老師問「以她現在的身體狀況,如何多作善事?」末學明確的告訴她:「念阿彌陀佛就是最大的善事」。末學又送她「雪廬風誼」、「雪公師訓集錦」、「雪廬老人淨土選集」、「雪廬老人佛學問答淨土篇」、「印光大師文鈔精華錄」...等書。從此,她認真研讀淨土典籍,並發願專修念佛法門,求生「阿彌陀佛極樂佛國」。

(二)拜師皈依

民國98年元月初,朱老師與先生兩人同赴台中蓮社,參觀雪廬紀念館。劉師姐先帶他們到蓮社二樓大殿禮佛,接著詳細引導解說,並請他們觀看「雪公行誼DVD」。

一個月後,四位好友陪朱老師再度參訪台中蓮社。黃主任引領我們到雪廬紀念館二樓。黃主任請朱老師持香,帶領我們禮拜 雪公恩師。黃主任送我們每人一袋書,並為我們奉茶,且說:「當年 雪公老師就是這樣以茶會友。」黃主任為我們詳細講解「助念生西」的重要事項,也舉了數則往生的實例,最後帶大家念佛回向朱老師。朱老師非常高興,她告訴我們,夢中長者所穿的衣服,就是櫥櫃中所展示的第二件灰色中山裝。從此她以 雪公老師為唯一的學佛導師。

朱老師一直想到台中蓮社皈依。適逢蓮社今年四月十二日舉辦皈依法會,禮請清法師為皈依師。朱老師原先很期盼參加這個法會,不巧的是,皈依前一天,她作了一緊急小手術,無法參加,只好由末學代替她出席。皈依儀式圓滿,恭敬的領取皈依證書,朱老師法名「戒芊」。末學立即打電話告訴她說:「恭喜你成為真正的佛弟子,戒芊居士!」她哽咽的說:「謝謝!」另一位同來皈依的好友陳老師接過電話說:「師姐,恭喜你了!」電話的另一端,傳來了哭泣的聲音。

(三)往生佛國

皈依後,朱老師開始作「往生助念」的準備。

七月初,朱老師住院,念佛功課不間斷。末學與好友前往探視,鼓勵她說:「近代淨土宗祖師大德的書妳都看了, 雪公老師也來指點你了,你要放下病苦,專心念佛,你一定可以往生極樂佛國。」朱老師微笑點頭說:「我會盡力去作。」

730日四位好友一同探視朱老師,臨別前,末學念一段經文「若眾生心,憶佛念佛,現前當來,必定見佛,去佛不遠,不假方便,自得心開。」並強調「只要憶佛念佛,心與佛感應道交,佛必來接引。」。

83日上午,余先生來電說:朱老師交待他一定要轉告末學「期約已到,我要先走了。」末學始終記得曾和朱老師約定,「她往生時,末學一定幫她助念,送她前往極樂佛國。」

下午兩點多,余先生手持佛像,誦彌陀經給朱老師聽,朱老師眼睛看著佛像說:「阿彌陀佛來了」,誦完彌陀經開始念佛,他慢慢把佛像移到朱老師身邊的桌上,他發現朱老師的眼光跟著移動,一直看著佛像。此後,朱老師看著佛像,身心安定,彷彿病痛完全都消除了。

84日凌晨一點多,朱老師病情陷入危急狀態,余先生連忙通知家屬到病房集合,告訴大家,不可哭泣,不可觸摸,大家一起念佛。兩點多,余先生發現朱老師額頭冒汗,頭部發高燒,但是腳部冰冷,決定不作醫療處理,繼續念佛。四點四分,朱老師如願往生。

朱老師與余先生約定要助念24小時。有緣的蓮友聞訊後紛紛趕來助念。助念中,有一位蓮友余先生問說:「大嫂是否短髮,臉部稍瘦,穿碎花衣服?」余先生驚訝地說:「是啊,你怎麼知道?」蓮友說:「我剛剛助念時,看到滿天蓮花,阿彌陀佛及菩薩在前方,大嫂在蓮花上,笑得很燦爛。」

85日早上,更衣時,朱老師身體十分柔軟,女兒為她穿鞋時,一套就穿上,不像生病時穿不上鞋子。

812日舉行告別式,公祭時,黃主任率領「淨廬念佛會」「智海念佛班」等出席的蓮友,以「台中蓮社聯體機構」之名致祭,並讀誦祭文。

火化後,朱老師最親密的好友石老師告訴末學:助念回家當晚,非常傷心難過,卻睡得很安穩,而且聞到香味,滿室的檀香味。

結來說,朱老師蒙雪公老師點化,老實念佛,決志求生西方淨土。臨命終時,預知時至,親見阿彌陀佛,苦痛盡除,佛來接引,身心柔軟,滿室異香,足證「往生阿彌陀佛極樂佛國」無疑。

地藏經第十三品(囑累人天品)地藏菩薩說:「未來世中,若有善男子,善女人,於佛法中,一念恭敬,我亦百千方便,度脫是人,於生死中,速得解脫。」諸佛菩薩,慈悲度眾,絕無半句虛言,眾生若能於佛法中,一念恭敬,必能於生死中,速得解脫。

以上所敘述的一切,有些是朱老師親口說的、有些是余先生告知的,其餘的是末學親身見聞,句句屬實。

創作者介紹

文殊.文學.文化.文雅

度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好玩唷
  • 請點E左上方Y小房子L看看喔

    歡迎q大家i來看看
  • 謝謝您的到訪與指教!

    度凡 於 2010/12/06 16:06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