詩詞名句品味「人生」【南唐兩宋詞篇】

【前言】上次已介紹『詩詞名句品味「人生」【漢魏~唐宋詩篇】』,歷代詩作中談及「人生」的作家固不在少數,但以陶淵明、崔顥、李白、杜甫、王昌齡、白居易、韋應物、李商隱等人偏多。

    這回我們將從南唐兩宋詞作品中挑出較具代表性的作家及作品。各位都知道:南唐僅三位國君,國祚甚短,而後主李煜耽於逸樂,怠忽國政,自速滅亡,無話可說。宋代則因為太祖「杯酒釋兵權」,即位後重文輕武,其後繼位者都謹守此道,偃武修文,前期政局尚稱穩定,民生利樂;後期終因長期國力積弱,相繼引來遼、西夏、蒙古等異族的入侵,終致亡國。文人面對的境遇,除了仕途的升遷窮達、衣食的飢寒溫飽、男女感情的愛恨糾葛,更有國仇家恨的縈繞心頭,凡此種種自然帶來百般不同的感受,形之於文字,更顯得錯綜複雜,多采多姿。我們可以從中發現探討「人生」作品篇數居多的作家,有晏殊、歐陽修、蘇軾、黃庭堅、晁補之、辛棄疾、舒亶隃、周紫芝、蔡伸、張掄、趙師俠、劉過等人。現在就向各位介紹他們留下的名言佳句。

 

閱讀之前,請先欣賞歌曲1──胭脂淚(詞牌:烏夜啼) 可播放歌曲!

http://www.1ting.com/player/aa/player_143810.html

煜.烏夜啼 / 鄧麗 劉家昌 / 駱英 編輯
詞:李 煜(南唐) 曲:劉家昌 編:奧金寶

林花謝了春紅,太匆匆,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;胭脂淚,留人醉,幾時重,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。

歌曲2──相看淚眼 (詞牌:雨霖鈴)可播放歌曲!

http://www.1ting.com/player/aa/player_143813.html

  (宋)柳永.雨霖鈴    古月    陳揚

寒蟬淒切,對長亭晚,驟雨初歇,都門長飲無緒,留戀處,蘭舟催發,執手相看淚眼,竟無語凝噎,念去去,千裡煙波,暮靄沈沈楚天闊,多情自古傷離別,更那堪,冷落清秋節,啊,今宵酒醒何處,楊柳岸,曉風殘月,此去經年,應是良辰,好景虛設,便縱有,千種風情,更與何人說。

【南唐兩宋詞選】

○南唐.李煜.《子夜歌》:人生愁恨誰能免,銷魂獨我情何限。

○南唐.李煜.《相見歡》(又名《烏夜啼》臙脂淚二首其一

胭脂淚,留人醉,幾時重,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。

○馮延巳.《喜遷鶯》:相逢攜手且高歌,人生得幾何。

○韋莊.《菩薩蠻》:莫訴金杯滿。遇酒且呵呵。人生能幾何。

○韋莊.《天仙子》:驚睡覺,笑呵呵,長道人生能幾何。

 

○宋.晏殊.《清平樂》:

勸君綠酒金杯。莫嫌絲管聲催。兔走烏飛不住,人生幾度三台。

○宋.晏殊.《清平樂》:

蕭娘勸我金卮。殷勤更唱新詞。暮去朝來即老,人生不飲何為。

○宋.晏殊.《采桑子》:

人生樂事知多少,且酌金杯。管咽弦哀。慢引蕭娘舞袖回。

○宋.晏殊.《踏莎行》:

綠樹歸鶯,雕梁別燕。春光一去如流電。當歌對酒莫沈吟,人生有限情無限。

○宋.晏殊.《拂霓裳》:人生百歲,離別易,會逢難。無事日,剩呼賓友啟芳筵。

○宋.歐陽修.《玉樓春》人生自是有情痴。此恨不關風與月。

○宋.歐陽修.《玉樓春》人生聚散如弦筈。老去風情尤惜別。

○宋.歐陽修.《聖無憂》:

世路風波險,十年一別須臾。人生聚散長如此,相見且歡娛。

○宋.歐陽修.《浣溪沙》之二

白髮戴花君莫笑,六么催拍盞頻傳。人生何處似尊前?

○宋.歐陽修.《燕歸梁》:人生少有,相憐到老,寧不被天憎。

○宋.歐陽修.《鹽角兒》:人生最苦,少年不得,鴛幃相守。

○宋.蘇軾.《滿庭芳》:仲覽自江東來別,遂書以遺之

云何。當此去,人生底事,來往如梭。待閑看,秋風洛水清波。

○宋.蘇軾.《念奴嬌(赤壁懷古)》:

故國神游,多情應笑我,早生華髮。人生如夢,一尊還酹江月。

○宋.蘇軾.《西江月》:

世事一場大夢,人生幾度秋涼。夜來風葉已鳴廊。看取眉頭鬢上。

○宋.蘇軾.《西江月(送錢待制)》:

莫歎平原落落,且應去魯遲遲。與君各記少年時。須信人生如寄。

○宋.蘇軾.《臨江仙》:尊前不用翠眉顰。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。

○宋.蘇軾.《鵲橋仙(七夕和蘇堅韻)》:人生何處不兒嬉,看乞巧、朱樓彩舫。

○宋.蘇軾.《阮郎歸(蘇州席上作)》:

情未盡,老先催。人生真可咍(ㄏㄞ)他年桃李阿誰栽。劉郎雙鬢衰。

○宋.蘇軾.《哨遍(春詞)》:

這些百歲,光陰幾日,三萬六千而已。醉鄉路穩不妨行,但人生、要適情耳。

○宋.蘇軾.《醉落魄(席上呈元素)》:

分攜如昨,人生到處萍飄泊,偶然相聚還離索。

○宋‧蘇軾‧《浣溪沙(游蘄水清泉寺。寺臨蘭溪,溪水西流》:

誰道人生無再少,門前流水尚能西。休將白髮唱黃雞。

○宋.黃庭堅.《鷓鴣天(坐中有眉山隱客史應之和前韻,即席答之)》:

黃菊枝頭生曉寒,人生莫放酒杯乾。風前橫笛斜吹雨,醉裏簪花倒著冠。

○宋.黃庭堅.《醉落魄》:

陶陶兀兀。人生無累何由得。杯中三萬六千日。悶損旁觀,自我解落魄。

○宋.黃庭堅.《醉落魄(者乃強見酌,遂能作病。因復止酒,用前韻作二篇,呈吳元祥)》:

陶陶兀兀。人生夢裏槐安國。教公休醉公但莫。盞倒垂蓮,一笑是贏得。

○宋.黃庭堅.《點絳唇》:

自歎人生,分合常相半。戎雖遠。念中相見。不托魚和雁。

○宋.晁補之《八聲甘州(曆下立春)》:

莫歎春光易老,算今年春老,還有明年。歎人生難得,常好是朱顏。

○宋.晁補之.《滿庭芳》:人生,萍梗跡,誰非樂土,何處吾州。

○宋.晁補之.《虞美人(用韻答秦令)》:

荒城又見重陽到,狂醉還吹帽,人生開口笑難逢。何況良辰一半、別離中。

○宋.晁補之.《上林春(韓相生日)》:想人生、會須自悅。浮雲事、笑裏尊前休說。

○宋.辛棄疾《洞仙歌(訪泉於期師,得周氏泉,為賦)》:

人生行樂耳,身後虛名,何似生前一杯酒。

○宋.辛棄疾《定風波(席上送范先之游建康)》:

聽我尊前醉後歌。人生亡奈別離何。但使情親千里近,須信。無情對面是山河。

○宋.辛棄疾《滿江紅》:問人生、得意幾何時,吾歸矣。

○宋.辛棄疾《江神子(侍者請先生賦詞自壽)》:

人生今古不須磨。積教多。似塵沙。未必堅牢,劃地事堪嗟。

○宋.辛棄疾《玉蝴蝶(叔高書來戒酒用韻)》:

記從來、人生行樂,休更問、日飲亡何。快斟呵。裁詩未穩,得酒良佳。

○宋.辛棄疾《西江月(三山作)》:

貪數明朝重九。不知過了中秋。人生有得許多愁。惟有黃花如舊。

○宋.辛棄疾《賀新郎(用前韻再賦)》:

肘後俄生柳。歎人生、不如意事,十常八九。右手淋浪才有用,閑卻持螯左手。謾贏得、傷今感舊。

○宋.辛棄疾《漢宮春(答吳子似總斡和章)》:

人生謾爾,豈食魚、必鱠之鱸。還自笑,君詩頓覺,胸中萬卷藏書。

○宋.辛棄疾《臨江仙》:

醉帽吟鞭花不住,卻招花共商量。人生何必醉為鄉。從教斟酒淺,休更和詩忙。

○宋.辛棄疾《菩薩蠻》:

江搖病眼昏如霧。送愁直到津頭路。歸念樂天詩。人生足別離。

○宋.辛棄疾《減字木蘭花》:

昨朝官告。一百五年村父老。更莫驚疑。剛道人生七十稀。

○宋.舒亶隃《菩薩蠻》:

莫折長亭柳。折盡愁依舊。只有醉如狂。人生空斷腸。

○宋.舒亶隃《菩薩蠻》:

樽前休話人生事。人生只合樽前醉。金盞大如船。江城風雪天。

○宋.舒亶隃《菩薩蠻(次韻)》:

人生閑亦好,雙鬢催人老。莫惜醉中歸,醒來思醉時。

○宋.舒亶隃《浣溪沙(勸酒)》:

且盡紅裙歌一曲,莫辭白酒飲千鐘。人生半在別離中。

○宋.周紫芝《醉落魄》:

柳邊池閣。晚來卷地東風惡。人生不解頻行樂。昨日花開,今日風吹落。

○宋.周紫芝《醉落魄(重午日過石熙明,出侍兒鴛鴦)》:

今朝端午新梳掠。錦絲圍腕花柔弱。人生只有尊前樂。前度劉郎,莫負重來約。

○宋.周紫芝《醉落魄》:

浮生正似風中雪。丹砂豈是神仙訣。世間生死無休歇。長伴君閑,只有山中月。

○宋.周紫芝《感皇恩(除夜作)》:

天意不放,人生長少。富貴應須致身早。此宵長願,贏取一尊娛老。假饒真百歲,能多少。

○宋.周紫芝《感皇恩(竹坡老人步上南岡,得堂基於孤峰絕頂間,喜甚,戲作長短句)》:

人生須是,做些閑中活計。百年能幾許,無多子。

○宋.周紫芝《洞仙歌》:

准擬強追隨,管領風光,人生只、歡期難預。縱留得、梨花做寒食,怎齧他朝來,這般風雨。

○宋.蔡伸《南鄉子》:

天外雨初收,風緊雲輕已變秋。邂逅故人同一笑,遲留。聚散人生宜自謀。

○宋.蔡伸《踏莎行》:

珮解江皋,魂消南浦,人生惟有別離苦。別時容易見時難,算來卻是無情語。

○宋.蔡伸《玉樓春》:

個中人是吹簫侶。花底深盟曾共語。人生樂在兩知心,此意此生君記取。

○宋.蔡伸《玉樓春》:

月華依舊當時節。細把離腸和淚說。人生只合鎮長圓,休似月圓圓又缺。

○宋.張掄《阮郎歸》:

天上月,水邊樓,須將一醉酬。陶然無喜亦無憂。人生且自由。

○宋.張掄《醉落魄》:

淵明雅興誰能續。東籬千古遺高躅。人生所貴無拘束。且采芳英,瀲灩泛□醁。

○宋.張掄《醉落魄》:

區區何用爭榮辱,百年一夢黃粱熟。人生要足何時足,贏取清閒,即是世間福。

○宋.張掄《朝中措》:

人生所貴,逍遙快意,此外皆非。卻笑東山太傅,幾曾夢見蓑衣。

○宋.張掄《鷓鴣天》:

福善天應錫壽祺。人生七十古來稀。我翁更有椿齡在,余慶堂前玉樹輝。

○宋.沈瀛《念奴嬌》:

樂事何窮,賞心無限,惟惜年光迫。須臾聚散,人生真信如客。

○宋.沈瀛《水調歌頭》:

人生世,多聚散,似浮萍。適然相會,須索有酒且同傾。

○宋.沈瀛《西江月》:

五馬人生最貴,金陵自古繁華。光懸相印擁朱牙。況值邊庭閒暇。

○宋.沈瀛《減字木蘭花(九勸)》:

楚歌發酒。讀到人生何所壽。試問原何。爾獨惺然枉了多。

○宋.沈瀛《風入松》:

眼前光景。人生如意享歡榮。得酒娛情。沒事漢、清閒人。任自由、毀譽利害不上心。

○宋.趙師俠.《水調歌頭(戊申春陵用舊韻賦二詞呈族守德遠)》:

人生如寄耳,世態逐時移。浮名薄利能幾,方寸謾交馳。

○宋.趙師俠.《滿江紅(丁已和濟時幾宜送春)》:

且隨時隨分,強歡尋樂。世事燕鴻南北去,人生烏兔東西落。

○宋.趙師俠.《柳梢青(和張伯壽紫笑詞)》:

人生一笑難同。更餘韻、都藏笑中。日助清芬,酒添風味,須與從容。

○宋.趙師俠.《一剪梅(莆中賞梅)》:

有酒何須稚子賒。訪戴歸來,倚棹溪涯。人生得意定談誇。除卻西湖,不記誰家。

○宋.趙師俠.《西江月(同蔡受之、趙中甫巡城,飲于南楚樓)》:

世事一番醒醉,人生幾度炎涼。高情收拾付觥觴。何止羲皇人上。

○宋.劉過.《六州歌頭(寄孫竹湖)》:人生萬事成癡。算世上久無公是非。

○宋.劉過.《六州歌頭(贈王禹錫)》:

說邊頭舊話,人生消得,幾番行役,問我何之。

○宋.劉過.《水調歌頭》:雨飄紅,風換翠,苦相催。人生行樂,且須痛飲莫辭杯。

○宋.劉過.《水調歌頭》:酒須飲,詩可作,鋏休彈。人生行樂,何自催得鬢毛斑。

○宋.陳著《念奴嬌(夏夜流螢照窗)》:

猿鶴相隨,煙霞自在,與我交情熟。人生如夢,個中堪把心卜。

○宋.陳著《滿江紅(壽小叔母)》:

總是人生如意處,休將時事關眉鎖。趁鶯花、時節綺羅筵,年年作。

○宋.陳著《西江月(壽季父吉甫六十)》:人生二美古難逢。杏苑今朝喜共。

○宋.陳著《減字木蘭花(丁未泊丈亭)》:行止皆天。誰道人生客路難。

○宋.陳著《沁園春(次韻劉改之)》:

人生功名,在醉夢中,早須掉頭。自南宮一券,塵泥偶脫,前程雙轂,日月如流。

○宋.陳著《沁園春(和元春兄自壽)》:

人生幾何,如何不自,珍重此生。向蠹殘字上,甘心拋擲,蝸尖爭處,著意丁寧。

○宋.陳著《聲聲慢(次韻黃子羽詠鳳花)》:

花猶百年寧耐,算人生、能幾歡樂。又匆匆,醉夢裏、春去不覺。

○宋.陳著《江城子(重陽酒邊)》:

人生難滿百年心。得分陰。勝千金。吹帽風流,時節又相尋。

○宋.陳著《鵲橋仙(次韻元春兄)》:人生取數已為多,更休問、前程無有。

○宋.陳著《卜運算元(用前韻弟藻次日又設酒)》:

愧我一年多,見汝雙歡晚。自覺人生此會稀,有酒寧論盞。

 

○宋.晁端禮《滿江紅》:

人生事,誰如意。剩拚取,尊前醉。想升沈有命,去來非己。

○宋.晁端禮《玉葉重黃》:

況人生、百歲能幾。任東風、笑我雙鬢裏。重來花下醉也,不減舊時風味。

○宋.晁端禮《踏莎行》:

飽喜饑嗔,多愁早老。古人言語分明道。剩須將息少孜煎,人生萬事何時了。

○宋.葛勝仲《木蘭花(與諸人泛溪作)》:

檀郎響趁紅牙節。胡語嘈嘈仍切切。人生何樂似同襟,莫待驪駒聲慘咽。

○宋.葛勝仲《西江月(叔父慶八十會作)》:

瑞獸香雲輕嫋,華堂繡幕低垂。人生七十尚為稀。況是釣璜新歲。

○宋.葛勝仲《蝶戀花(再次韻千里照花)》:

百紫千紅今爛熳。舉燭輝花,莫厭燒令短。酒裏逢花須細看。人生誰似英雄半。

○宋.向子諲(ㄧㄣ)《八聲甘州(丙寅中秋對月)》:

恨人生、時乎不再,未轉頭、歡事已沈空。多酌我,歲華好處,浩意無窮。

○宋.向子諲《水調歌頭(再用前韻答任令尹)》:

須信人生如幻,七十古來稀有,銷得幾狐裘。誰似薌林老,無喜亦無憂。

○宋.向子諲《相見歡》:水無定,花有盡,會相逢。可是人生長在、別離中。

○宋.王之道《長相思》:花一枝,酒一卮。舉酒對花君莫辭,人生多別離。

○宋.王之道《千秋歲(癸亥重九舟次吳江)》:

黃雞斟白酒,自促供搜句。歸去好,人生莫被浮名誤。

○宋.王之道《滿庭芳(元禮席上用少遊韻)》:

人生須快意,十分春事,才破三分。況點檢年時,勝客都存。

○宋.曾覿(ㄉㄧˊ)《念奴嬌(賞芍藥)》:

人生行樂,算一春歡賞,都來幾日。綠暗紅稀春已去,贏得星星頭白。

○宋.曾覿《水調歌頭(和南劍薛倅)》:

參橫月落,耿耿河漢近人流。堪歎人生離合,後日征鞍西去,別語卻從頭。老矣江邊路,清興漫悠悠。

○宋.曾覿《踏莎行》:

好景良辰,人生行樂。金杯無奈是、苦相虐。殘紅飛盡,嫋垂楊輕弱。

○宋.吳文英.《瑞鶴仙(丙午重九)》:

亂雲生古嶠。記舊遊惟怕,秋光不早。人生斷腸草。歎如今搖落,暗驚懷抱。

○宋.吳文英.《聲聲慢(友人以梅、蘭、瑞香、水仙供客,曰四香,分韻得風字)》:

雲深山塢,煙冷江皋,人生未易相逢。一笑燈前,釵行兩兩春容。

○宋.吳文英.《點絳唇(有懷蘇州)》:

可惜人生,不向吳城住。心期誤。雁將秋去。天遠青山暮。

○宋.趙長卿《驀山溪(早春)》:

草木自敷榮,似人生、功名富貴。我咱諳分,隨有亦隨無,不妒富,不憎貧,歌酒閒遊戲。

○宋.趙長卿《鷓鴣天》:

樽乏酒,且傾囊。蟹螯糟熟似黏霜。一年光景渾如夢,可惜人生忙處忙。

○宋.趙長卿《朝中措(上錢知郡、符主管、朱知錄三首)》:

人生最貴,榮登五馬,千里蒙恩。只恐促歸廊廟,去思有腳陽春。

○宋.京鏜《漢宮春(壽李都大)》:

人生顯途易到,榮養難攀。一時慶事,問誰家、得似門闌。知未艾,百千壽算,慈闈長奉親歡。

○宋.京鏜.《瑞鶴仙(次宇文總領韻)》:

人生易別難聚。恨分違有日,留連無計,滿目離愁忍覷。

○宋.京鏜.《念奴嬌(次洋州王郎中韻)》:

好是萬里相逢,一尊同醉,傾吐平邊策。聚散人生渾慣見,莫為分襟嗚咽。

 

○宋.柳永.《傳華枝(大石調)》:閻羅大伯曾教來,道人生、但不須煩惱。

○宋.柳永.傾杯(林鐘商):算人生、悲莫悲於輕別,最苦正歡娛,便分鴛侶。

○宋.陸游.《赤壁詞(招韓無咎遊金山)》:

蹙繡華韉,仙葩寶帶,看即飛騰速。人生難料,一尊此地相屬。

○宋.陸游.《風流子(一名內家嬌)》:

人生誰能料,堪悲處、身落柳陌花叢。空羨畫堂鸚鵡,深閉金籠。

○宋.杜安世.《醜奴兒》:

人生樂事知多少,且酌金杯。管咽聲哀,慢引蕭娘舞一回。

○宋.杜安世.《鳳銜杯》:人生不似月初圓,歎分飛、容易經年。

○宋.韋驤.《減字木蘭花(惜春詞)》:

人生可意,只說功名貪富貴。遇景開懷,且盡生前有限杯。

○宋.韋驤.《菩薩蠻(和舒通道水心寺會次韻)》:

瓊杯且盡清歌送,人生離合真如夢。瞬息又春歸,回頭光景非。

○宋.李之儀.《鷓鴣天》:

收盡微風不見江。分明天水共澄光。由來好處輸閑地,堪歎人生有底忙。

○宋.李之儀.《踏莎行》:

夢破南窗,愁腸萬縷。那聽角動城頭鼓。人生彈指事成空,斷魂惆悵無尋處。

○宋.陳人傑《沁園春(守歲)》:

世事乾忙,人生寡遂,何限春風拋路歧。身安處,且開眉一笑,何以家為。

○宋.陳人傑《沁園春(詠西湖酒樓)》:

人生。樂事良辰。況鶯燕聲中長是晴。正風嘶寶馬,軟紅不動,煙分采鷁,澄碧無聲。

○宋.張炎《南樓令(送韓竹閑歸杭,並寫未歸之意)》:

一見又天涯,人生可歎嗟。想難忘、江上琵琶。

○宋.張炎《朝中措》:

清明時節雨聲嘩。潮擁渡頭沙。翻被梨花冷看,人生苦戀天涯。

○宋.楊無咎《倒垂柳(重九)》:

人生如寄,謾把茱萸看子細。擊節聽高歌,痛飲莫辭醉。

○宋.楊無咎《漁家傲(十月二日老妻生辰)》:

兩鬢從教霜點半。人生最要長為伴。舉酒豈徒稱壽算。深深願,來年更看門風換。

○宋.史浩《木蘭花慢》:

暫離玉立之班,聊踐人生之貴。公平政教,攬回六邑之陽和;灑落文章,改觀十洲之風月。

○宋.史浩《永遇樂(夏至)》:

人生百歲,一年一發,且是不通醫治。兩鬢青絲,皆伊染就,今已星星地。

○宋.王炎.《清平樂》:

客中且恁浮游。莫將事掛心頭。縱使人生滿百,算來更幾春秋。

○宋.王炎.《滿江紅(至日和黃伯威)》:

易消釋。空中雪。多虧缺,天邊月。算人生必有,衰羸時節。

○宋.趙善括.《滿江紅(和坡公韻)》:

塵世難逢開口笑,人生待足何時足。況南州高士是西鄰,人如玉。

○宋.趙善括.《滿江紅(和李穎士)》:

歎人生豈為,青衫槐板。記舞可憐宮柳細,寫情但覺香箋短。

○宋.袁去華《念奴嬌》:

身外紛紛,儻來適去,到了成何事。人生一世,種瓜何處無地。

○宋.袁去華《滿庭芳》:

人生,誰滿百,閑中最樂,飽外何求。算苦無官況,莫要來休。

 

○宋.文天祥《沁園(至元間留燕山作)》:

人生翕炊雲亡,好烈烈轟轟做一場。使當時賣國,甘心降虜,受人唾駡,安得留芳。

○宋.元好問.《臨江仙》:

今古北邙山.下路。黃塵老盡英雄。人生長恨水長東。幽懷誰共語。遠目送歸鴻。

○宋.朱敦儒.《減字木蘭花》:

人生虛假,昨日梅花今日謝。不醉何為,從古英雄總是癡。

○宋.呂本中《滿江紅》:歎古今得失,是非榮辱。須信人生歸去好,世間萬事何時足。問此春、春醞酒何如,今朝熟。

○宋.呂渭老《賀新郎(別竹西)》:

蠶共繭、花同蒂,甚人生要見,底多離別。誰念我,淚如血。

○宋.呂勝己《瑞鶴仙(眾會謝右司趙鄂州勸酒二首右司)》:人生如意少。誰得似仙翁,身名俱好。亨衢騰踏早。駕雙旌五馬。便居蓬島。閩山蜀道。

○宋.李彌遜《醉落托《碩人生日》》:

人生一笑難相屬。滿堂何必堆金玉。但求身健兒孫福。鶴髮年年,同泛清尊菊。

○宋.米芾.(ㄈㄟˋ)《鷓鴣天(漫壽)》:

蜂翅亂,蝶眉顰。花間啼鳥勸遊人。人生無事須行樂,富貴何時且健身。

○宋.周密《聲聲慢(九日松澗席)》:

人生最難一笑,拚尊前、醉倒方休。待醉也,帶黃花、須帶滿頭。

○宋.洪適《滿庭芳(辛丑春日作)》:

人生,何處樂,樓臺院落,吹竹彈絲。奈壯懷銷鑠,病費醫治。

○宋.張先.《木蘭花》:

今宵風月知誰共。聲咽琵琶槽上鳳。人生無物比多情。江水不深山不重。

○宋.張耒.《滿庭芳》:

嗟吁。人生隨分足,風雲際會,漫付伸舒。且偷取閒時,向此躊躇。

○宋.張綱《鳳棲梧(安人生日.五之一)》:

綺席初開雲幕邃。蘭蕙騰芳,人生蓬壺裏。壽酒滿斟那惜醉。錦囊行拜恩封貴。

○宋.張元幹《寶鼎現(筠翁李似之作此詞見招因賦其事,使歌之者想像風味如到山中也)》:

攜幼尚有筠丁,誰會得、人生行樂。

○宋.張繼先《沁園春》:

急急修行,細算人生,能有幾時。任萬般千種風流好,奈一朝身死,不免拋離。

○宋.賀鑄.《羅敷歌.(采桑子)五之二》:

人生聚散浮雲似,回首明年。何處尊前。悵望星河共一天。

○宋.晁沖之《臨江仙》:

試問無情堤上柳,也應厭聽離歌。人生無奈別離何。夜長嫌夢短,淚少怕愁多。

○宋.曹組《撲蝴蝶》:

人生一世,思量爭甚底。花開十日,已隨塵共水。

○宋.趙彥端《菩薩蠻(同飲晁伯如家,席上和韓無咎韻)》:

雪中梅豔風前竹。詩緣漸與情緣熟。醉眼眩成花。惱人生臉霞。

○宋.姚述堯《臨江仙》:

堪笑人生如逆旅,明年我亦言歸。羨君平步到天涯。吳儂如有問,為我說歸期。

○宋.韓元吉《醉蓬萊(次韻張子永同飲謝德輿家)》:

燕去鴻來,笑人生離聚。老子偷閒,愛君三徑,共一尊芳醑。

○宋.薑特立《西江月(戊午生朝)》:

富貴從來自有,人生最羨長年。駸駸八秩未華顛。更喜此身強健。

○宋.陳三聘.《浣溪沙》:越浦潮來信息通。吳山不見暮雲重。人生何事各西東。

 

【附錄】

○清.顧貞觀《金縷曲》:薄命長辭知己別,問人生,到此淒涼否?

○清.曹雪芹.紅樓夢詩詞.《留餘慶》:

勸人生,濟困扶窮,休似俺那愛銀錢忘骨肉的狠舅奸兄。正是乘除加減,上有蒼穹。

○清.曹雪芹.紅樓夢詩詞.《晚韶華》:

雖說是,人生莫受老來貧,也須要陰騭積兒孫。

創作者介紹

文殊.文學.文化.文雅

度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